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海边童话》:张炜的童话王国

来源:中华读书报 | 顾广梅  2019年06月15日09:02

《海边童话》中,想象与幻想、拟人与夸张、通感与象征等表现方式不断交叉灵活使用,徐徐展开一个异想?#28828;?#28010;漫奇特又仿佛确有其在的自然童话王国。

《海边童话》(5册),张炜著,青岛出版社2019年1月第?#35805;媯?90.00元

在当代中国文坛呼唤建构新的儿童文学经典之时,一系列挑战和问题悄然凸显,比如:新经典应该怎样?#22363;?#21644;超越中西方传统儿童文学经典,呈现既陌生又熟悉的经典面相?面对各?#20013;?#20316;压力及“诱惑?#20445;?#20799;童文学作家又该如何保持艺术上的原创力和新鲜感,在日趋雷同化、同质化的书写格局中锤炼形成高度个性化的艺术特色?另外,当代儿童文学新经典的产生是否可?#36234;?#21147;新媒介的有利因素,并积极与之融合?……如此多的挑战和难题在反向度上提醒着儿童文学重塑新经典的重要机遇已经到来。

青岛出版社近期推出的作家张炜著写的一套五册系列童话《海边童话》,或许提供了以上问题的部分答案。近年来,张炜在儿童文学创作上取?#23186;?#20154;的成就,他出手不凡,从《半岛哈里哈气》《兔子作家》到《寻找鱼王》,皆以雅正诗意、深邃神秘又充满童趣的宝贵文学品质收获了读者的美誉和研究者的认同,并获得中国出版政府奖、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等多项荣誉。同样,《海边童话》也具有非常鲜明的“张炜式”的精神底色和艺术特色,它可视为作家张炜念兹在兹的生命根柢的印证之书,也可视为围绕生命根柢生发出的关于道德、成长等诸多问题的拷问之书。

张炜将他四十多年来在文学长旅上?#20013;?#36827;行的对生命的原初与意义、生命的有限与无限、生命平等的审美观照,对善与恶、真与假等道德问题的辨识和美好道德品质的建构,以及文化向度上的?#25215;?#28145;?#20154;?#32771;都用童话故事自自然然、鲜活饱满地讲述出来。尤为宝贵的是,书中所有的印证、所有的拷问无不指向故事倾诉的主体对象——儿童,并希求借此引导儿童在领受生命、领受自我、领受世界的三重内在生命活动中进行最初的心灵塑形,使其逐步?#29616;?#25484;握“我”与自我、“我”与他人、“我”与世界三者之间的互动关系,为将来能够顺利建构起真正的自我而打下心理基础,奠定精神基石,最终迎向那动人心魄的成人之旅。

选取童话的方式来讲故事,完成面向儿童的讲述和引导,既贴近儿童天真未琢的审美心理,也符合其混沌好奇的接受特点,彰显了作家张炜对儿童的青睐和尊重,对“童心”“诗心”的无比激赏,也折射出他在艺术思维上的醒目优长。《海边童话》中,想象与幻想、拟人与夸张、通感与象征等表现方式不断交叉灵活使用,且在理性与感性的分寸把握上拿捏得恰当巧妙,徐徐展开一个异想?#28828;?#28010;漫奇特又仿佛确有其在的自然童话王国,文学的独特魅力就在这样似有非有、真实与梦幻的艺术境界中得以释放。从思维方式看,童话恰恰符合理论家维柯在《新科学》一书中提出的“诗性思维”的两大特征,即形象思维和“以己度物”思维,后者具体表现以自?#20309;?#19975;物的尺度来想象事物、揣度事物,来猜测人与事物之间的关系。《海边童话》中万物皆有灵、万物皆有生是童话诗性思维得以?#26469;?#30340;哲学基础,对张炜而言,其精神资源应是来自中国传统文化中天人合一的世界观和物我同一的审美观。沿着这样的精神轨迹,便可理解他在这套丛书的创作谈中开宗明义:“童话是不同生命间的对话?#20445;?#36825;无疑是对天人合一、物我同一的当代?#22363;?#21644;审美再创造,而也正如维柯所发现的,诗性思维是人类在童年期特有的一种思维方式,由此两相佐证可观,童话与儿童、与童年,是天然的同盟和不可或缺的伙伴。

优秀的童话不仅属于儿童,也属于所有的人类,它必将烛照世界上所有的童年。《海边童话》既是写给儿童的,也是写给成人的。在张炜看来,“没有童话的生活,那等于没有童年”。这或许亦是他所期许达到的一种文学人生,世界上所有经历过童年的人,都应该拥有属于自己的童话。对天真纯然的儿童来说,阅读童话宛若走入神秘丰饶的海边丛林,展开一场酣畅淋漓的心灵奇遇和精神奇想。对经历过成人之礼,甚至历尽了人世沧桑的成人来说,阅读童话,终会体?#31995;?#36825;一独特的文学果实所拥有的巨大力量,它之于生命个体的重要价值意义就在于它将强?#19968;?#37266;那些?#20102;?#35768;久的生命?#26412;酢?#29983;命感受和生命体验,将存在从日常的沉沦状态中拯救出来,从一切圈囿贬损生命的僵化观念中释放出来,以重返精神故乡的方式重返童年,开启灵?#28304;?#22320;上的一场诗意人生。

《海边童话》在文学质地上与?#35805;?#30340;儿童文学作品拉开了很大距离,它并不因为儿童低龄化的特点而进行低智化写作,也不刻意模仿儿童的心理或者语言而“童言童语?#20445;?#30456;反,它?#38750;?#20856;雅精湛的文学品质,审美风格新鲜隽永,语言充满灵性灵气,有着词?#23478;?#20016;、韵味十足的艺术效果。

童话的主人公主要是一群小动物,它们被塑造得个性色彩鲜明且丰富,心理活动?#19995;?#21448;细腻。透过动物们的心灵之眼和生命锐感,人类自大迟钝、对其他生命的傲慢忽视等局限性一览无余。突破人与物、人与人以及所有生命之间的冰墙、栅栏和鸿沟,是这套童话书的重要文化旨归。《我们的大灰鹳》《歌声和炉火》等篇便用温暖润泽的?#23454;?#25234;写了生命与生命之间应该怎样相互接纳、怎样传递?#23547;?#24182;互相印证彼此的存在。世界上的生命不因独白式的歌声而?#35272;觶?#21482;有在相互对话中才会映衬出各自的意义。

理性作为具有抽象性、条理性、?#20984;?#24615;特征的人类智慧结晶,想要顺利进入生气勃勃、五彩斑斓的童话世界并非易事,这需要作者找?#23478;?#26415;的切口,锤炼出适合的艺术形式,才可能与童话中原本占据主要分量的感性内容相融合,取得良好的审美效果和接受效果。《可爱的小?#36215;取?#30340;艺术切口是“语言?#20445;?#36890;过两只小?#36215;?#20852;致盎然的对话,拭去覆盖在?#35270;?#19978;的锈迹、尘埃,擦亮和还原一个个关于“爱”的?#35270;錚?#23558;语言与生命、与自然万物之间的能指和所指关系形象真切地揭示出来。《辘轳和水车》和《城里的麻雀》则因故事所包孕的鲜明文化忧思和文化拷问,从清?#21644;该?#30340;童话走向了深刻思辨的寓言。

张炜的儿童文学创作和他的纯(雅)文学创作有高度的内在联系,都是具有强烈主体自觉和文化自觉的知识分?#26377;?#20316;。这就使《海边童话》在当下儿童文学的书写格局中显得卓尔不群。

荒野行动plus图片
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 金尊国际彩票靠谱吗 pt电子网络游戏 时时彩绝杀一码秘诀 北京pk10彩票官网 推牌9的十赌九赢秘诀 时时彩后三组选6码 亚博的pt电子 一赔一赌博押注技巧 百加乐公式投注法 彩神争霸8下载 即时比分大赢家 双色球模拟选号投注 全天重庆时时彩大小单双计划 秒速时时计划免费 北京pk10历史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