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福建文学》2019年第6期|郁葱:这个世界,意味深长

来源:《福建文学》2019年第6期 | 郁葱  2019年06月13日23:06

世间万物

世间万物,应该?#24378;?#20197;平视的,

自然里的许多生命也是高贵的,

比如山、水、草、树甚至空气和尘埃,

别总用人类的丑陋把天赋万物也看成丑陋。

早晨那阵风带来了一丝清爽的时候,

我从心里怀念起早年苍凉凄然的美感。

 

“万物是化相,心不动,万物不动?#34180;?/p>

窗外,有些混沌,

但依旧有很绿的树,

很悠闲的草,很从容的人。

——灯在其中,树在其中,

甚至鸟在其中。

 

许多变化好像都那么默默,

自然、人性、善恶、树及至空气,

无法察觉的时候就变化了。

“真实”的含义也不一样了,

?#25353;看狻?#30340;含义也不一样了,

“美丑”的含义也不一样了,

你接受这现实是矛盾,不接受也是矛盾。

苦集灭道,宇宙内外的一切,

都在生存,都是存在与不存在。

 

“世间万物,皆我所用,非我所有。”

由此,就总是想到树,

那沧桑的大树,它还需要雨吗?

想到参天古树内蕴的那一条条深刻年轮……

 

曾经觉得自己的世界很阔大很复杂,其实不是,

连世界?#26087;?#37117;不是。

总盼着有很大很大的风。

有风的时候空气是?#35813;?#30340;,

像年少时的眼神和爱。

看到灰霾暗淡的天气就在想,

到了春天,我们就去种树,

种那些不萎靡的有色彩的树,

起码是绿意饱满,种和那歌儿一样的树。

 

世间万物。亦是尘埃亦是沧海,

亦是溪流亦是山脉,

亦是血、骨头和命运,

亦是万物黯淡与万物光辉。

 

?#25353;?#21705;乾元,万物资始。”

自然、人和许多温情、爱,

?#25509;?#19982;噪音,音乐和烟尘……

万物繁杂,万物也轻盈,

万物神秘,万物也高贵。

万物生万物,

万物融万物,

万物,即是万物。

 

半生录

 

安静了,安然了,

不说?#22467;?#21482;聆听,

不自夸,不喧哗,

松弛、?#24187;?#24863;,也不顾忌。

?#24576;?#38045;,很微小地很微妙地感受时光,

?#21442;齲?#26377;一?#21046;?#24687;充盈内心。

 

很抽象也很具体,

不说狂妄的?#22467;?/p>

不说空泛的?#22467;?/p>

不说艰涩的话。

不紧张、不局促、不执拗,

没有精神的压迫,

心?#24378;?#30340;,单纯、自由、放任。

 

太严谨了也许不好,

太准确了也许不好,

太避开瑕疵也许不好,

太呆板太理性太干净也许不好……

记着自己有那么多的不好,

就好。就觉得,

许多东西不是越重越好,

而是越轻越好。

雾霭和尘霾中,

就会总想一句?#22467;?/p>

这困顿混沌的红尘!

 

自言自语,只对自己有意义。

一个人的经历,哪怕再刻骨铭心,

?#26434;?#21478;外一个人,仅仅是一个故事。

如同语义相似的那句?#22467;?/p>

一个人眼里的箴言,到另一个人眼中

就变成了童话。

你眼里的繁华,

也许是别人眼里的淡然。

世界就是这样。

 

朋友对我说:你一直很安静,

朋友自知,也知我。

在这相似的气味和色泽里,

才能感受到一天和另外一天是多么雷同。

你无法描绘自己之外的另一个世界,

是由于你无法看到那个世界。

?#20197;?#32463;什么都相信,

是他们教会我:不要相信,

但?#19968;?#26159;记着,

一个人所有的好,都?#20174;諫屏肌?/p>

 

许多话越简单,就越有价值。

生活许多时候无助无聊也无奈,

熬着,不然怎?#31383;歟?/p>

尽量多保留一些有价值的记忆,

就会忽略那些无足轻重的往事。

别总说自己沉重,

好像一说就成为一种深刻,

我也说,但一说,就觉得自己浅薄。

是啊,起码在黑夜里,

我?#24378;?#20197;摘下面具,能做到吗?

 

一座楼看不到另一座楼,

一棵树看不到另一棵树。

默不作声的雨,

成了今年夏季不多见的瞬间诗意。

天还是灰色的,但树比平时绿,

其中蕴含着无欲无痕的生存之道,

许多真理和箴言面对现实就是这样。

我总说:几乎所有?#35272;?#37117;有?#35272;恚?/p>

引出来另一句话就是:

几乎所有?#35272;?#37117;?#26032;?#27934;。

踏踏实实做个时间和经历的记录者,

就已经是一件让自己很踏实的事情了。

 

今年夏天一直没有听到布谷鸟的叫声,

它们飞走了还是根本就没有飞来?

有时候自然与人性是自灭的,

但更多是?#27719;?#28781;的。

原来我觉得,有了那些年人性恶的经历,

后来人可能良善就多了,

就不会被非理性的东西左右,起码不会心存大恶,

但现在我觉得,不是。

 

不知道我们还拥有什么,

但知道我们失去了什么。

绿色的叶?#30001;?#19968;层浮尘,

这是这个春天的另一种颜色。

许多东西,你赋予它什么,它就是什么,

身边放着一部能静下来读的书,

就尘嚣不在。

世事繁杂,别看得那么清晰,

就像这雾霾尘?#19981;?#38718;,

你其实根本就看不清楚。

 

“总有一些东西在什么季节里都生长,

也总有一些色彩,

在一日一夜地堆积。”

50岁以后的语言,

在混凝土下面也不会腐烂,

它们等待着被开掘,或者

再被掩埋!

 

这个世界,意味深长

 

窗外的树一动不动,

有一种停滞的感觉。

这没有什么象征意义,

仅仅是瞬间的景观。

 

那么密的时光,

充满了已经发生和没有发生的种种情境,

许多回忆成为模糊的无序排列,

阳光和灯光,都是现实,

昏暗和阴暗,也是现实。

 

曾经说:安静下来,

在年?#29616;埃?#21333;纯快乐地做自己的事情。

没有过多的复杂,

也不一定?#24515;?#28085;和厚度。

阳光亦灿烂,亦黯淡,复灿烂,

无非循环无非轮回,

无非静态无非动态,

心?#33485;?#23576;世静。

 

生活就是这个样子,熬着,

熬着快乐也熬着不快乐。

一年过去了,除了天经地义的雾霾好像没有别的,

几天的超然也都是瞬间,

包括那些好的那些不好的那些循环往复的,

可无论如何,还是要快乐。

 

接近正午的时候,见到了阳光,

它延展而轻盈,它有形或者无形,

在这个城市,在玻璃、混凝土、金属之上,

在生长和破碎之上,

真实、繁复、温情、柔润。

 

“容易被感染,偶尔热烈,

放大渺小的事物,

融汇在芸芸众生之中,

简化繁杂的不解,

细腻,尽量好,学会忘记,

正视自己内心,不躁,?#24187;?#22833;。”

——这些是心境,也是生活方式,

这世界啊,你觉得什么是真的,

什么就属于你。

 

不是一切都可以解?#20572;?/p>

也不是什么都值得猜想,

这个世界,意味深长……

    郁葱,当代诗人、编审。著有诗集《尘世记》《生存者的背?#21834;?#31561;十余部,随笔集《艺术?#22987;恰貳?#35780;论集《谈诗录》等多部。《郁葱抒情诗》获第三届鲁届鲁迅文学奖。现居石家庄?#23567;?/span>

荒野行动plus图片
老时时彩大小单双技巧 北京pk10投注 双方达成协议书范本 云鼎时时彩3878 云顶国际彩票提现不了怎么办 比分直播足球 计算快三和值单双公式 中国足彩网 快速时时 百变qq多功能软件 斗牛游戏下载 谁有稳定版本鼎力之作网址 麻将游戏下载 星豪娱乐网站 mg线上娱乐客服电话 凤凰平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