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民族文学》汉文版2019年第6期|杨家强:石匠(节选)

来源:《民族文学》汉文版2019年第6期 | 杨家强  2019年06月14日05:17

01

夜里,我突然听到叮当叮当的响声。声音不紧不慢,听上去既真切又幽远。我熟悉这声音,是石匠开石发出的。我断定这仅是一个石匠所为。单调的叮当声,显得枯燥乏味且清冷孤寂,但持久执拗毫无停歇之意。我从被窝里伸出右手,试探着往炕?#35775;?#20102;摸,我爷睡得正香。我打开手电筒快速扫射一番,屋子里一切正常。除了我爷时断时续的憋憋屈屈的鼾声外,没有其他声源。电筒光漫过墙角?#24378;?#40657;洞洞的老木头柜,最后落在柜底下黑漆漆的荆条筐上。一只瘦高的大耗子从荆条筐里蹿出,它像一团脏抹布拖着细长的尾巴悄然隐遁在暗处。

荆条筐里装满了锈迹斑斑的钢钎、铁锤……那是我太爷用过的石匠家什。它闲置好多年了,我爷摇头叹息,这么好的家什锈成这个样子,不该,不该。我爷也是石匠,他现在是我们红桦谷最老的石匠了。他有自己的一套家什,他说他的那套家什远不及这套家什的钢口儿好,他说这是世上最好的石匠家什,可?#28304;?#36896;奇迹。可他从来不碰这套家什。他只用自己的家什。他说,他只是个平庸的石匠,不配。他曾经满怀希望地让我爸?#22363;?#36825;套家什成为一?#24576;?#20961;脱俗的石匠,可我爸?#28304;?#27627;无兴趣。我爸初中刚毕业就背着行李卷儿去城里打工了。我爸成了瓦匠,事实证明,我爸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现在石匠已经被淘汰了,而瓦匠特别吃香。所以我爸很轻松就娶到了长相不错的我妈,又很快就生了我。

城里有建不完的高楼,瓦匠就有挣不完的钱。我爸这个瓦匠有了钱就变质了,和工地里的另一个女人好上了,好得一直分不开,我妈就被迫改嫁了。现在家里只剩我和我爷一老一小勉强度日。我爷为当初未能说服我爸始终不?#21097;?#20182;一直在我身上打石匠的主意。他指着荆条筐里的家什说,强子,你看这么好的?#20013;?#22351;了多?#19978;В?#23665;里的石头那么多,随便敲打敲打就成个物件,总比你整天在纸上画来画去的实在。反正你也不爱上学,闲在家不如拿着钢钎铁锤去山里练练手艺,哪怕去去锈,听听叮当叮当的响动也好。我说爷,我只想画画。我爷不解,画画有啥用?好好的纸?#26082;?#20320;糟蹋了,不如给爷留着卷烟。我很严肃地告诉他,画画是艺术。艺术是无价的。我说,好好的白纸被你叼在嘴上才浪费,一股烟儿一股烟儿的最后啥也没有了。我爷不?#36857;?#33402;术有啥用?我说,艺术就是艺术,美术老师都说我有画画天赋。我爷见缝儿插针,那不好好去上学?我说,上学?学校每周只有两节美术课,我只想画画。我爷说,好歹也把初中糊弄完呀。我说,糊弄完又咋样?再往上念,高中、大学你供得起吗?我只想学画画。我爷说,画画?你想跟画画老师天天学画画?我说,我想人家不想,人家教画画是要收钱的。你这个石匠太穷了,掏不起钱。我爷拍拍裤兜儿,爷兜儿里有钱也不掏给他。他挣着工资还捞昧?#37027;?#25105;说,掏不起就是掏不起还嘴硬,其?#24471;?#26415;老师说可以让我免费学,可我不想。我不愿意看其他学生的白眼儿。我爷趁机说,爷教你做石匠,等你做石匠有了钱再学画画。我说我啥也不做,自己学画画。我爷皱着眉说,我的腿……我说爷,你的?#28982;?#22909;的。我爷说,可……可我还是听着叮当叮当的石声心里踏实……

02

我轻轻捅了一下我爷,我想问问他,听到叮当叮当的声音没有?可我爷翻了个身,面对着我,紧闭双眼,又响起了鼾声。?#22812;?#25481;电筒。仔细倾听,隐约的叮当声,是从山里传来的。我想,我又做梦了。最近我老是在熟睡后步入古怪无常的梦境里不能自拔,可醒来却又是一片茫然。哪怕一个清晰的片?#25105;?#38590;以复原。有时我趁着尚未完全醒来,意识模糊,紧闭双眼苦思冥想,却依然捕捉不到一丝真实场景。唯一能感知到的是梦中所有的行为都与一个人有关,一个我尚未谋面的,一生连张照片也未曾留下的人。他是我爷的父亲,我叫太爷。

?#28304;?#25105;爷进山摔断双腿后,他整天躺在炕上,时常给我讲起他父亲的一些事。他说,我爹,你太爷,他可能还在山里。我说,他当然在山里了,他一直都在山里,每年清明节你都带着我去山里给他送?#35282;?#25105;爷摇摇头欲言又止。

我太爷是个固执的石匠。他极擅长打造石头碾?#36427;?#36951;憾的是他一辈?#21491;?#26410;做成一件完整的碾盘。可他依然是我们红桦谷的石匠们代代相传赞叹不已的怪人。我不知道把一块凹凸不平的巨石凿?#22363;?#19968;个浑圆?#27934;笄夜?#27133;棱角精确的碾盘需要多长时间,抡多少锤,淬多少次钢钎。我更不敢想象,一个人经年累月面?#21592;?#20919;的石头不停地抡着铁锤,打着钢钎,在叮当叮当?#25487;?#32819;膜的?#19981;?#22768;中该是多么寂寞枯燥难耐的过程。我太爷一辈子都活在这一过程里。期间,他会打些石槽、石磨、石碑甚至石棺养家糊口。但那不是他的本意。他的心?#26082;?#22312;碾盘上。他打造了九十九个碾盘。而且是背着所有人偷偷干的。直到临终那天他才告诉我爷。我爷说,我太爷的这些超常行为与一个女人有关。

我爷说,没有人知道每个碾盘的具体位置,所以那么多碾盘?#20004;?#19979;落不明。

我爷说,那天傍晚,我太爷背着满满一筐家什刚迈进大门口就摔倒了。我爷听见铁器相互碰撞的声音连忙跑到大门口儿,把我太爷背到炕上。

我爷说:“他的身子轻得像一个枯木墩。只剩一个空壳儿了。我掀开他的衣襟摸了摸他的胸脯,湿漉漉的,像刚打上来的井水一样阴凉。他的身?#21491;?#32463;骨瘦如柴了。我这才意识到他一生的精气全?#26408;?#20102;。我想摸摸他的心跳,但他的双手一直紧捂着胸口儿。这时候他说话了:‘把我的家什拿来。’我喊了声爹。他说:‘快去。快把我的家什拿来,全是好钢啊。’我只得离开他赶紧去大门口收拾散落一地的家什。我看见?#20999;?#38050;钎的刃口儿都闪着银灰色的光。这让我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么多工具竟无一被闲置。此前的许多年里,他的工具一直是放在山里的,他藏在只有自?#32791;?#25214;到的某个石缝中,或树洞里。总免不了浸?#26087;?#37324;的水气,稍不使用?#31361;?#29983;锈。

“我把家什拿到他身边。他把?#20999;?#23478;什挨个摆弄一遍说:‘?#35895;?#19968;把小钎子。’我央求着:‘爹?’他却说:‘找去!’我边急着往外走边回头说:‘爹,你等我,等我回来。’他冲我微微点点头。我沿着他每天进山的毛毛道寻到半山腰,看到?#25918;?#26377;一小片被碾?#26500;?#30340;凌乱的草丛。那只钢钎就在草丛里。他一定是在这里摔倒了。

“我拿着钢钎跑回家,他接过钢钎说:‘我打了九十九个碾盘。’他的声音很?#20572;?#25105;以为听错了,就把耳朵贴到他嘴边?#21097;骸?#29241;,你说?#21486;?#20061;个碾?#36427;俊?#20182;又说:‘我打了九十九个碾盘。’我被他的话吓了一跳,我问他到底多少个?他说九十九个碾?#36427;?#20294;全未开孔。他开不动了,让我把中间的孔开了。我说现在已经通电了,都用机器磨米面,没人用碾盘了,你打那么多碾?#35848;繕叮?#20182;说开孔,九十九个碾盘全开孔,开了孔才是成物儿。我说开了也没人要,新社会了,碾盘已变成废物儿了。他瞪着我说,开孔。我说,我在打猪槽,猪槽能卖钱娶媳?#23613;?#25105;都快三十了还打光棍儿呢。他又瞪了我一眼说,开孔。我要打石磙子,石磙?#24189;?#21334;钱娶媳妇呢。他狠狠地瞪着我说,开孔,开孔。我看他很生气就安慰他说,好吧。等我攒钱娶了媳妇就去开孔,反正早开晚开?#23478;?#26679;,碾盘已经过时了,没人要了,一个子儿也不值了。他吃力地把手举起来,轻轻地拍在我的脸上。他这是在打我脸呢。他以前从未打过我,但是他已经打不动了,他的手滑下的时候在我脸上划出了五条口子。”

我爷把头伸向我说:“你细看,现在我的左边脸上还有五条疤痕。”接着,我爷又讲道:“随着他那只手的落下,他张开嘴冲我吼道,开孔!说着一口血全喷到了我的脸上。我急着问他碾盘在哪儿,可他再也说不出一句话就走了。尽管和往常一样,我俩总是说拗劲的话,直到临终也没说到一起去。可他好歹让我赶上了活口儿,少了些遗?#21486;?#24515;里踏实些。”

03

我说,真有九十九个碾?#36427;?#20250;不会是我太爷临终前神志不清在说胡话。我爷说,不会。别听大伙瞎说,说他精神失常了,我看他就是一个心眼儿钻碾盘里去了,其他事儿都正常,他从不说瞎话儿。

我爷说:“给你太爷穿寿衣时,我发现他心口窝儿挂着一对小石磨。坚硬的花岗岩磨盘已被他的身体磨得光滑乌亮,看样子比我年头儿长,到现在百年开外了。这对小石磨我以前听你太爷的师傅刘老石匠说过,但从未见过。我曾向你太爷要过,但他皱着眉凶狠地剜了我一眼说,丢了!吓得我再没敢提这茬儿。听刘老石匠说,他的八个徒弟里数你太爷最呆,不但呆,人长得也丑,?#28304;?#20063;不开窍儿。岁数不大满脑门的抬头纹,光长?#28304;?#19981;长个儿,人们都管他叫黄瓜佬儿。不但刘老石匠看不上他,就连其他师?#20540;?#20063;瞧不起他。他在石场专干最累的苦力活儿,技术活儿根本轮不到他。但是谁也想不到,他却?#24213;?#29992;心,掌握了精湛的石匠手艺。”

我爷的话提起了我的兴致:“有多精湛?”我好奇地问。我爷说,这事儿得从刘老石匠的闺女刘岫岫说起。

“刘老石匠的媳?#26087;?#21016;岫岫时得了产后病,一直没再生养,病病殃殃地活到刘岫岫十岁这年春天就走了。刘老石匠与媳妇打小就要好,因两人感情深,又担心闺女刘岫岫受委屈就没有再娶。刘岫岫长到十八岁,成了红桦谷最好看的姑娘,在刘老石匠的宠惯下性子极刚?#25671;?#32418;桦谷的大地主朱宝财总想把她纳为二房,?#22797;?#25552;亲都被刘岫岫断然拒绝了。但朱宝?#36843;?#28982;不气不恼,逢人就说‘谁叫我稀罕她呢’!

?#20843;?#35828;朱宝财并未胡来,但刘老石匠还是很担心他总有一天会逼婚。刘老石匠想趁着朱宝财还没翻?#24120;?#36214;紧在几个徒弟中选个上门女婿。这样,刘岫岫的终身既有了着落,自己的石匠手艺也有了?#22363;?#20154;,晚年更有了依靠。八个徒弟中刘老石匠最?#19981;?#32769;实巴交的大徒弟赵震东,赵震东大高个儿,无论人品与长相还有手艺都好。但刘岫岫从未流露过对他有啥不同,她心里究竟咋想的谁也不知道。刘老石匠背地里曾委婉地?#20351;?#21016;岫岫哪个徒弟好。刘岫岫说,除了黄瓜佬儿都挺好。

“这天,刘老石匠让徒弟们用手里打造大石磨的家什每人打造一对小石磨,而且能正常放进?#29976;常?#30952;出面。在两个时辰内谁做的石磨最小、最快,刘岫岫就嫁给谁。你太爷正在一旁搬大石?#24076;?#20182;听到这话就扔掉石料说:‘师傅我也试试。’刘老石匠说:‘你也敢试?’你太爷连连点头。刘老石匠?#30340;?#22909;吧。你太爷就从石头堆里捡了根别人不爱用的钢钎和铁锤,找两块石头做了起来。

“结果出乎所有人意?#24076;?#20320;太爷做的石磨不但最快,而且最小。中间的磨孔一次只能容一粒谷子进入,像杏核儿似的小磨?#36427;?#26059;转一周,金黄的谷粉就磨出来了。而赵震东做的小磨盘有?#36824;?#37027;么大,其他?#20439;?#30340;就更大了。在场的所有人全傻眼了。这时,正赶上刘岫岫来给大伙?#22836;梗?#22905;见到这场面顿时哭了,她捂着脸喊:‘我不嫁!我不嫁!’说着就往家跑,你太爷在后面边追边喊:‘媳?#33606;?#23219;?#33606; ?#21016;岫岫说:‘黄瓜佬儿,你再过来喊媳妇我就一头撞死。’你太爷说:‘媳妇你别……’还没等你太爷把话说完,刘岫岫就突然朝大石头撞去,你太爷?#20154;?#19968;步扑过去挡在石头前,刘岫岫一头撞在了你太爷的裆上。你太爷疼得在地上翻滚,刘岫岫趁机跑回家里。你太爷刚从地上爬起来,就见大师?#32456;?#38663;东?#28010;?#25265;着他不让他走。你太爷说:‘我的蛋已经被撞碎了。这辈子活着也没啥意思了,你敢跟?#22812;?#19981;去,我就?#36805;?#38030;钉进你屁眼儿里。’人们都知道你太爷死心眼儿,爱钻牛角尖,较起真来不要命,赵震东看你太爷红眼睛了,就连忙松手了。你太爷一个人刚迈进刘老石匠家的大门,刘岫?#27573;?#30528;一把牛耳尖刀就从屋子里迎出来了。她用?#37117;?#25351;着你太爷说:‘你这个黄瓜佬儿咋就赖上我了呢。难道天下的女人都死光了。’你太爷说:‘我做?#21619;?#24819;娶你。我这辈子除了你谁也不娶。’刘岫岫说:‘住嘴。再敢胡说我宰了你。’你太爷说:‘自古石匠石打石(实打实),说一不二。你爹敢不兑现承?#25285;?#20320;家只有死路一条。再没人来找他做活儿,石件一个也卖不出去。’刘岫岫说:‘你?#19988;?#23094;我,你就娶个死尸吧。’你太爷说:‘媳?#33606;?#20320;别死。你死我还活着有啥意思呢。’刘岫岫说:‘想让我不死你就答应不娶我。’你太爷说:‘不能娶你,我活着还有啥意思呢。’刘岫岫说:‘这辈?#24189;?#21035;想娶活的。’你太爷说:‘不娶活的还有啥意思呢。’刘岫岫把?#37117;?#23545;准自己的胸口说:‘少废话,这回你拦不住我了。’你太爷说:‘等等。我不想看着你死。你把刀给我,我先来,我死了你就能改嫁了。’刘岫岫说:‘黄瓜佬儿,你?#19981;?#32781;花招儿?想骗我手里的刀?#24187;?#20799;!’你太爷说:‘我不骗你,要不你再给我找把?#21486;?#25105;?#20154;饋!?#21016;岫岫说:‘你想行凶?’你太爷说:‘我把自己的?#28304;?#30733;下来给你看,也?#34892;行祝俊?#21016;岫岫说:‘不行,万一你反悔砍了我爹咋办?’你太爷说:‘你不相信我,就别拿刀了,给我找碗卤水来,我当着你的面一口喝掉,看我对你是不是真心。’

“刘岫岫左手端着满满登登一碗卤水,右手握着尖刀紧顶着自己的胸口。她把卤水放到距你太爷挺远的台阶上说:‘你自?#32791;?#21435;吧。’刘岫岫退到一边看着你太爷走到台阶前端起卤水碗刚沾到嘴边。刘岫岫突然喊:‘别喝!你这个一根筋儿,想死自己上乱坟岗死去。别脏了我家院子。’你太爷端着卤水碗刚走。刘岫岫说:‘站住,想死你自己想法子去,别拿我家的卤水害命。’你太爷说:‘我家没?#26032;?#27700;。’刘岫岫跺着脚说:‘你这个死心眼儿,你连命都能豁出去,就不能放过我?’你太爷说:‘我?#25302;?#23094;你。不能娶你不如死。’说着又把卤水碗端到了嘴边。刘岫岫说:‘别喝!你真想娶我?’你太爷说:‘真想。’刘岫岫说:‘那你先把卤水放下。’你太爷听?#26263;?#25226;卤水放回台?#20303;?#21016;岫岫跑过去一脚把卤水碗踢翻说:‘你穷得叮当三响,拿啥当?#19990;?#23094;我。’你太爷举起那对小磨盘说:‘你看这对石磨,一个?#23478;?#20010;凸,凹的是你,凸的是我,咱俩?#26174;?#19968;起才是一?#36828;?#26377;个老谜语说,你?#21069;?#25105;肚,你肚有我半截物,说的就是这玩意儿。’刘岫岫的?#31243;?#22320;就红了,她说:‘闭嘴。这算啥狗屁?#19990;瘢?#31946;弄三岁小孩子的破玩意儿。’你太爷说:‘我有的是力气。’刘岫岫说:‘力气顶个屁。你想让我跟你喝西北风呀。’你太爷说:‘我是最好的石匠,我的手艺没人能比。’刘岫岫说:‘我要过地主婆的生活,吃香的喝辣的。’你太爷看了一眼洒在地上的卤水低声说:‘我只有力气和手艺。’刘岫岫说:‘那好吧。你要真心在乎我,就给我做一百个碾盘当?#19990;瘛?#35201;不我就一刀捅进去,一了百了,我家的信誉丝毫不受影响,你也永远别想再见到我了。’你太爷看着?#37117;?#24050;扎进刘岫岫的白布衫,艳红的血从白布?#35272;?#27911;了出来。你太爷的脑门儿上突然冒出了?#24618;?#23376;,他说:‘九十九块吧。’刘岫岫不依不饶地说:‘一百块。一块不少。’你太爷瞪着眼睛吼道:‘九十九块,就九十九块。你就这样看不起我?我还不值一个碾盘吗?’刘岫岫说:‘?#21486;?#20540;值,听你的,九十九块。’你太爷说:‘当真?’刘岫岫说:‘当真。’你太爷转身就往院外走。刘岫岫在后面补充道:‘一年,我只等你一年。打不出九十九个碾盘我重新嫁人。’你太爷走出刘老石匠大门口头不回地说:‘我打好九十九个碾盘来娶你,不管你是谁的人。打不出九十九个碾盘之前随你。’刘岫?#24230;?#25481;手里的尖?#21486;?#36276;在地上号啕大哭:‘这个丑八怪,是人是妖呀,咋比五大郎还丑呢。’这时,站在一旁始终没吭声的刘老石匠悄声安慰道:‘岫岫别哭了,放心吧。一个最好的石匠一辈?#21491;?#20570;不出九十九个碾盘。’刘岫岫双手抓地哭得更厉害了:‘你懂个啥呀?这个丑鬼他真……唉,他咋就这么难看呢。哪怕有一点儿人样?#21491;?#34892;呀。’”

……

荒野行动plus图片
爱赢赛车 mg4355电子游戏线路检测 360重庆时时彩 优博Ⅱ 斗地主游戏基本规则 幸运飞艇预测软件哪个好 抢庄牛牛系统发牌规律 北京pk赛车开奖app 双色球胆拖复式投注和中奖查询表 时时彩走势 彩票单双大小规律 重庆时时彩APP安卓系统 利达娱乐APP软件是什么 欢乐生肖时时彩走势图 澳门第一城游戏网站网址 516棋牌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