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当代青年作家问卷:李唐×庞羽×王苏辛×王占黑×周恺

来源:中华文学选刊杂志社(微信公众号) |   2019年06月10日09:58

完整版答卷发布

“五四运动”100周年之际,《中华文学选刊》向目前活跃于文学期刊、网络社区及类型文学领域的35岁以下青年作家(1985年及以后出生)发去调查问卷,提出了10组问题。

共有117位作家参与了本次调查,主要内容刊发于《中华文学选刊》2019年5期、6期。

今天发布的是李唐×庞羽×王苏辛×王占黑×周恺的完整版答卷。

——编辑部

李唐,男,1992年生于?#26412;?#20986;版有长篇小说《身外之海》《月球房地产推销员》、小说集《我们终将被遗忘》。

1. 从?#38382;?#24320;始有?#36291;?#24847;识地写作?与那时相比,你对文学的理解是否发生了变化?

李唐:高中,那时主要是写诗。变化主要在小说上,最开始写小说?#21069;?#23567;说当成诗歌来写的,现在可能会有更多叙事上的尝试,不再执?#24222;?#20889;成“诗小说?#34180;?/p>

2. 有?#30007;?#20316;家对你的写作产生过深刻影响?请列举三位,具体说明原因。

李唐:卡夫卡,贝克特,苏童。

如果没有读到卡夫卡,我可能不会想到写小说。他解放了我的写作观念,让我知道原来小说不必非得写一个合情合理的故事,而应该体?#24535;?#31070;上的?#26434;傘?/p>

贝克特与卡夫卡相似。他比卡夫卡更枯燥,但一切都可以写,一棵树、一片阴影、一块石头,都可以成为他书写的对象并体现人类的精神和思想。

苏童是我的小说启蒙者。高中时读的?#38382;?#26368;多的小说就是《少年血》,他教会了?#19968;?#26412;的叙事模式,给了我最初的创作热情。

3. 你学习的专业或从事的职业是什么,它能够给写作提供滋养吗?是否希望成为职业作家?

李唐:汉语言文学专业,说实话没太多滋养,基本靠自学,也是因为我不是个认真听讲的好学生。从未职业写作过,所以不知道成为职业作家是否真的适合我,有机会想尝试。

4. 当下的文学生产和传播机制是否为你提供了足够大?#30446;占?#19982;足够多的途径?你的作品主要通过?#30007;?#28192;道发表?

李唐:当下文学整体传播都不能算是“足够?#34180;?#25105;主要还是出版和文学刊物。

5. 怎样?#21019;?#20174;“五四”发展至当下的中国现当代文学传统?#31185;?#20013;的经典作品在你的日常阅读中占有怎样的比重,是否构成写作的参照系?

李唐:中国当代文学还是处在学习和摸索的过程,妄自菲薄和妄自尊大都不可取,只?#19978;?#21453;而这两种观点总会占主流……我读最多的还是经典作品,毕竟时间有限。不过种类很杂,不成体系,基本凭个人兴趣和?#37027;?#26469;定。

6. 你关注同代人的写作吗?是否可以从中发现不同于前几代作家的群体性特征或倾向?

李唐:有一定关注。同代人的写作实验性更强,也更自然。以前被视为“外部”的资源,到?#33487;?#19968;代已经算是传统了。

7. 文学期刊、专业奖项、写作同?#23567;?#19987;家学者、?#38469;?#24066;场、大众媒体及互联网?#20154;?#21576;现的文学评价尺度,有?#30007;?#20250;影响到你的写作?你的“理想读者”是谁?

李唐:我信任的朋友,以及我认同的写作者,有时会影响到我。我身边的一些朋友可?#36816;?#26159;我的“理想读者?#34180;?/p>

8. 是否认同历史?#23567;?#29616;实感的匮乏与经验的同质化是当代青年作家普遍面临的问题?你认为自己拥有独特的个人经验吗?

李唐:同质化确实有一些,其他的也只是听到许多?#33487;?#20040;说,但内心疑惑。我写作的时候从未想过这些问题,而且也不认为这些问题是需要我去考虑的。我只是希望能把小说写到自己心目中的极致。如果真的做到这点,也就不会存在同质化之类的问题。

而且我认为,每个人的经验?#38469;?#29420;特的。

9. 文学之外的其他艺术?#38382;劍?#22914;音乐、绘画、戏剧、影视等,对你的写作有何影响?

李唐:音乐、电影和绘画对我影响非常大,不亚于文学。我觉得在最高的程度上,每种艺术?#38382;蕉际?#20849;通的。许多影响?#38469;?#28508;移默化。每个领域都会有许多敢于实验?#25512;?#22351;的创作者,他们给予我勇气。因为太多太多,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10. 科幻、奇幻、推理等类型文学,非虚构写作以及互联网时代种?#20013;?#30340;写作实践,是否正移动着文学的边界?在你看来,未来的文学经典可能会呈现怎样的面貌?

李唐:我倒是没区分过文学的类型,因为只要写好了,都会成为经典文学。比如钱德勒,没人会否认他的经典性。之所以有争议,还是因为大部分类型文学依然是在写“套路?#34987;頡?#35774;定?#20445;?#27809;有达到更高的水准,往往是写作者自己把自己框定在了本领域的“类型”里。

未来的文学经典可能会是对日常生活的深度挖掘。当代生活的时间已经失去了质感,浅薄的内容争先恐后地?#25103;?#30528;我们的时间和精力,将之视为?#21776;貳?#26410;来艺术家的任务可能就?#21069;言?#32463;的时间厚?#26085;一?#26469;。

李唐长篇小说《月球房地产推销员》

庞羽,女,1993年生。毕业于南京大学戏剧影视文学系,现为南京大学文学院创意写作研究生,江苏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出版有小说集《一只胳膊的拳击》,即将出版小说集《我们驰骋的悲伤》。曾获届紫金·人民文学之星?#21776;?#23567;说奖、紫金山文学奖?#21462;?/span>

1. 从?#38382;?#24320;始有?#36291;?#24847;识地写作?与那时相比,你对文学的理解是否发生了变化?

庞羽: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我的第一篇小说是在大三时写好的。当时,我不过是个普通大学生,上课、下课、打卡,但脑子里有许多稀奇古怪的构想,有时也把我自?#21512;?#20102;一跳。我尝试着写了几篇,不抱希望地投给杂志,没想?#22870;?#37319;用了,?#25925;?#21040;了极大的鼓励。?#36763;苏?#20123;鼓励,我慢慢地走上了文学的道路。我相信,一个写作者最初受到?#30446;?#23450;,会让他受益终生的。

与那时相比,我对文学的理解确实?#36763;?#20123;变化。刚开始,我沉溺于创造?#30446;?#20048;中,写好一个故事、塑造一群人物,这些?#36335;?#19968;?#25191;?#24618;升级的游戏。渐渐地,我发现,文学重要的不是说出的东西,而是那些没有说出的东西。小说是时间的艺术,时间是什么呢?科学家没有给我们答案,哲学家却给了。亚里士多德提出,世界分为“偶性”与“实体?#34180;?#20851;于偶性,我?#24378;?#20197;这么理解,一个苹果、蓝色大海、两公里的路途,在这里面,“一个?#34180;?#34013;色?#34180;?#20004;公里?#20445;?#33073;离了“苹果?#34180;按?#28023;?#34180;?#36335;途?#20445;?#25105;们见过吗?

不仅仅是这些,速?#21462;?#28201;?#21462;?#20142;度,这些便是偶性,只有依附于实体上,才能被我们理解。我相信,时间便是一种偶性,寄托在人类身上,便是漫长又短暂的一生;寄托在文字身上,便是浮浮沉沉、闪闪发亮的文学。我们通过自己的一生,了悟了自我的价值,我们又通过文学,完成了对生命的反思。所以,文学并不只是一往无前,文学还需要回望。回望的一刹那,可能便是时间被我们握住的?#24067;洹?/p>

2. 有?#30007;?#20316;家对你的写作产生过深刻影响?请列举三位,具体说明原因。

庞羽:毕飞宇:毕老师给了我极大的鼓励。大三时,我写好《佛罗伦萨的狗》,上网找了《天涯》杂志的邮箱投了过去。那时,我写得很少,也没人对我写的东西作出评价。后来,《天涯》的郑小驴老师告诉我,用了。知道毕老师给我写了推荐语的时候,我感到不可?#23478;欏?#21487;能,文学就是一种不可?#23478;?#30340;魔术吧,它让我们蹉跎的岁月中,?#36763;?#20123;许?#31354;鍘?/p>

余华:我读的第一本书,就是《活着》。那时我八岁,已经对自身的存在感到疑惑了。我觉得,这本书就是来解答我的疑问的。我用了一个周六的上午读完了它。读完,我心里很堵。它不但没有答疑解惑,反而又让我多出了许多问题。从事文学创作后才发现,文学并不是直接给出答案的,它只负责给出道路。

残雪:青春期的时候,有过很长一段黑暗艰难的日子,是残雪的文字陪我度过的。文学路很漫长,而我独爱那些浪潮过去后,裸露在阳光下、湿漉漉?#33267;?#26230;晶的东西。?#34892;?#27531;雪老师给我的力量,也?#34892;?#25991;学给我的光。

3. 你学习的专业或从事的职业是什么,它能够给写作提供滋养吗?是否希望成为职业作家?

庞羽:大学是戏剧影视文学专业,毕业后做了三年公务员,现在的职业是编辑。三年公务员生活,让我渐渐了解了社会。做公务员的第二年,我被派到乡镇挂职锻炼。镇政府每天都会有形形色色的人出入。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秸秆禁烧时期。我们的工作就是站在田边,哪里有烟就到哪里去。我很?#34892;?#37027;段看田的时光。它让我看到了过去,看到了历史的深邃与碾磨。

关于职业作家,我确实很向往。我最期待的,就是我每天能比别人多一个小时。一个小时能做很多事情。但是,时间往往不在于多出来的一小时,而在于能拥有的二十四小时。

4. 当下的文学生产和传播机制是否为你提供了足够大?#30446;占?#19982;足够多的途径?你的作品主要通过?#30007;?#28192;道发表?

庞羽:我的作品主要发表于文学杂志。现在的生产传播机制确实特别多,给了作家很多发声的机会。然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时刻。有人十八岁创业,有人二十八岁才找到工作,有人二十岁结婚,有人三十五岁才找到真爱。在我看来,作家是最不应该纠结于?#25353;?#26102;此刻”的人。他们拥有更加广阔的时间。所以,对于这些?#21344;洹?#36884;径,我们不能过于痴迷。时间的划分,不过是人类?#38378;?#23681;月的尺度而?#36873;?/p>

5. 怎样?#21019;?#20174;“五四”发展至当下的中国现当代文学传统?#31185;?#20013;的经典作品在你的日常阅读中占有怎样的比重,是否构成写作的参照系?

庞羽:我一直很?#19981;?#40065;迅先生的小说。至今我都认为《故乡》《孔乙己》《阿Q正传》是我们学习小说的典范,鲁迅先生的《故乡》,放在今日也不过时。我的故乡是个小镇,小镇上的年轻人?#23478;?#32463;出去了,剩下的?#38469;?#20799;童老人。?#30475;位?#20065;,我都会记起我生命中的闰土、豆腐西施。他们在鲁迅的笔下鲜活,也永远活在我们共同的乡土?#19988;?#20013;。所以,好作品都有与人性相通之处,?#25512;?#36825;点,它们不会过时。

6. 你关注同代人的写作吗?是否可以从中发现不同于前几代作家的群体性特征或倾向?

庞羽:对于同代人的写作,我发现,同代作家的个体意识增强了。也许是年轻的关系,他们更注重自我的感觉与表达。也许,在老一辈作家的眼里,需要去改正,需要去磨炼。然而,这却成为我偏爱他们的理由。我看到了更多?#30446;?#33021;性。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事物,宇宙也有毁灭的一天。聪明如爱因斯坦,?#21442;?#27861;解释量子力学的问题。光既是粒子也是波,我们既是意识也是存在。更别说文学的定义了。没有?#22235;?#32473;文学下定义。所以,更年轻的我们,需要提出更浩瀚的文学假说。

7. 文学期刊、专业奖项、写作同?#23567;?#19987;家学者、?#38469;?#24066;场、大众媒体及互联网?#20154;?#21576;现的文学评价尺度,有?#30007;?#20250;影响到你的写作?你的“理想读者”是谁?

庞羽:对于评价尺度,我前面已经说了偶性与实体的关系。尺度也是一种偶性,它必须寄托于实体上。它寄托在文学期刊上,是一副面貌,寄托在大众媒体上,又是一种面貌。对于这些,作为写作者的我们,是无法完全左右的。?#28909;?#20154;力不可为,我们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就好了。

作家只是一个身份。我从来不会为“我是作家”感到特殊,感到一?#33267;?#36234;于他们的骄傲。我选择当一个作家,她选择当一名老师,他又选择从政从商,这样世界才能运行下去。关于“理想读者?#20445;?#25105;并不想框定他们。也许,一名老师为我写的人物命运而悲伤,一个商人为我塑造的一个女孩形象怅惘万分,这都会让我感到喜悦。这些才能代表,我是一个真正的作家。人活在世界上,不可能被所有人?#19981;丁?#20294;我?#19981;?#20182;们,就?#36763;恕?/p>

8. 是否认同历史?#23567;?#29616;实感的匮乏与经验的同质化是当代青年作家普遍面临的问题?你认为自己拥有独特的个人经验吗?

庞羽:这确实是一个问题。同质化,来源于青年作家对生活的把握力不够。虽然同质化,但每个人又不尽相同。作为一个作家,唯一的出路就是:沉下身去,滚得一身泥。?#20197;?#20065;镇待过一年,每天坐着破旧的公交车下乡,穿过满是重型卡车的马路,去镇政府上班。秸秆禁烧期间,?#19968;?#22312;村里待过十天。仅仅因为这十天,我写出了《我把她吃了》。这篇小说写的是特殊历史时期对人的伤害,因为题材太冒犯,被两个刊物?#36763;耍?#21518;来还是《作品》发出来了。所以,任何经验?#38469;潜?#34255;。关键在于怎么去运用它。

9. 文学之外的其他艺术?#38382;劍?#22914;音乐、绘画、戏剧、影视等,对你的写作有何影响?

庞羽:音乐、绘画、戏剧、影视,都给了我感知这个世界的另一种方式。每个人?#21019;?#19990;界的角度是不一样的。音乐家看出了路人走路的节奏,而画家看的却是路人?#31181;?#30002;的颜色。而一个写作者,要在该是音乐家的时候,变成一个音乐家,该是画家的时候,变成一个画家。行文的节奏、画面的描写、对话的进?#23567;?#24773;节的曲折,这些?#38469;?#21508;色各样的古老行当。我们作家必须去一一访问。可?#36816;担?#20316;家是个小偷。而小偷,从来不会嫌弃钞票的大小新旧。

10. 科幻、奇幻、推理等类型文学,非虚构写作以及互联网时代种?#20013;?#30340;写作实践,是否正移动着文学的边界?在你看来,未来的文学经典可能会呈现怎样的面貌?

庞羽:科幻什么的,?#38469;?#23567;说,都可能趟出一条道路。对于文学来说,关键不在于“写什么?#20445;?#32780;在于“怎么写?#34180;?#25152;以,无论?#24378;?#24187;、奇幻、推理小说,还是传统文学,都必须遵守文学的基本规律。公务员是一份职业,医生是一份职业,作家也是一份职业。我们要尽心尽责,才能对得起当年爱文学的初心。

庞羽小说集《一只胳膊的搏击》

王苏辛,女,1991年生于河?#20808;?#21335;。?#24535;?#19978;海,?#38469;?#32534;辑。出版有小说集《白夜照相馆》、长篇小说《他们不是虹城人》,即将出版小说集《在平原》。曾获紫金·人民文学之星?#21776;?#23567;说佳作奖、燧石文学奖?#21776;?#23567;说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最具潜力新人提名。

1. 从?#38382;?#24320;始有?#36291;?#24847;识地写作?与那时相比,你对文学的理解是否发生了变化?

王苏辛:2009年夏天,写?#21776;?#21794;呐》,后来这篇小说刊登在《青年文学》(上半月版)2010年某一期。

发生了很大变化。当时认为自己要成为胡安·鲁尔福那样的作家,要写中原小镇,要有自己的写作版图。而现在,我根本?#20849;?#30693;道自己的写作版图在哪儿,根本没有看?#22870;?#30028;,而写作的内容也在拓宽。

2. 有?#30007;?#20316;家对你的写作产生过深刻影响?请列举三位,具体说明原因。

王苏辛:?#38706;薄?#24085;慕克:我十五岁时他刚得?#24403;?#23572;文学奖,书店里他的书总?#21069;?#22312;非常显眼的位置,那时没有看过几本文学作品,就把他的书一?#25151;?#19979;来,最?#19981;?#30340;是《?#20102;?#22374;布尔:一座城市的?#19988;洹罰?#25105;?#19981;?#20070;中对?#20102;?#22374;布尔“呼愁”的多重表达,它唤起我书写一种将故乡与个人成长相结合的小说?#30446;?#26395;。同时,帕慕克少年时的理想是成为画家,这和我当时的理想一样。看完那本书后,我确信自己不会在绘画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而且我确实也在美术教育体制下,感觉到?#38469;?#19982;理想之间的差别,万分痛苦,决心要换一种全新的表达方式,我认为这?#30452;?#36798;方式是写作。

写《会饮》的柏拉图:《会饮》是我现在很爱的一本书,我?#19981;?#21453;复?#20102;?#36825;也是一部杰出的小说,每个人物的颂?#21097;?#37117;代表了一个理解维度,每个人物?#19981;?#30340;方式,也蕴含着多重隐秘的思想。虽然暂时?#19968;共?#25954;说完全理解了里面的每个人物,但它带给了我非常正面的东西,就是我渴望进入一个真正光明的世界,它是非常正面的,但这?#32456;?#38754;,却是从真正认识丑开始。

写《布瓦尔与佩库歇》《淳朴的心》的福楼拜:我觉得现阶段,这是我能看到的最好的小说作品,后者的能量和《唐传奇》中?#35835;?#27589;传》相当;前者的能量,?#20197;?#26102;找不到与之相似的作品,起码是我现在能看到的“最好?#34180;?#19982;其说这两部作品影响了我,不如说我渴望被它们影响。

3. 你学习的专业或从事的职业是什么,它能够给写作提供滋养吗?是否希望成为职业作家?

王苏辛:大学时的专业是艺术设计,现在从事的职业是?#38469;?#32534;辑。原本想考造型艺术专业(也就是纯绘画),当时的?#33529;?#26159;毕业后当个美术老师,下课后写小说,结果?#38469;?#22833;利,只好去读了不?#19981;?#30340;专业。它当然能给我提供一部分滋养,给了我转化?#30446;占洌?#35753;我对自己的认识进一?#35282;?#26224;。包括?#38469;?#32534;辑的工作,也是在观察各种?#27605;?#20013;让我发现一些别样的准确。?#20197;?#26102;不希望成为职业作家,因为我发现,现阶段,我反而是工作越忙写得越多,我渴望一直工作下去,只把写作放在晚上?#35828;?#38047;之后。

4. 当下的文学生产和传播机制是否为你提供了足够大?#30446;占?#19982;足够多的途径?你的作品主要通过?#30007;?#28192;道发表?

王苏辛:?#21344;?#24050;经不小了,途径也并不少(因为我的写作尚未涉及过于重大的主题)。当然了,很多作家会觉得自己被关注得不够多,得到的理解也比较少,这也很正常。我觉得自己得到的关注和理解已经很多了,大家因为我年轻而对我宽容,很多好感并非因为作品而只是因为年纪。?#28304;耍?#25105;常常感到惴惴不安,为此要求自己?#20013;?#36827;步,目前看来,我也确实是在?#20013;?#36827;步的,所以内心也比较踏实,?#21344;?#22823;小和途径多少也显得没有过去自己觉得的那么重要。作家本就不像某些行当那样,名气会大到妇孺皆知,最多是文学界知名而?#36873;?#26368;近十年,?#38469;?#20986;版市场的衰退,让早年成名的一批作家,面临销量下滑的?#39556;常?#35753;新成名的作家,觉得自己正在迅速“过气?#34180;?#25105;知道文学的这?#30452;?#32536;感也许挫伤了很多人的信?#27169;?#20294;我是觉得十分自然。这意味着我们每个人,就算写得越来越好,?#37096;?#33021;依旧无人问津,反而让我培养出了更多耐心。我的小说目前主要通过文学期刊发表以及实体书出版,有时候也会贴到豆瓣主页内。

5. 怎样?#21019;?#20174;“五四”发展至当下的中国现当代文学传统?#31185;?#20013;的经典作品在你的日常阅读中占有怎样的比重,是否构成写作的参照系?

王苏辛:第一个问题我没有系统的答案,或许我们现在谈论这些,正是这一传统的影响。我们不能否认被影响,但被影响过的我们,其实正在成为和影响我们的事物所不一样的灵魂。这其中的经典作品,有的依然是我心中的经典,但很难再构成写作的参照。我们现在能参照的早已不再只是文学艺术作品,还有沸腾的互联网和人工智能,随时都在颠?#21442;?#20204;的?#29616;?/p>

6. 你关注同代人的写作吗?是否可以从中发现不同于前几代作家的群体性特征或倾向?

王苏辛:因为对工作的热爱和对出版的理想,我一直对关注各个年龄层的优秀作家超级有热情,这其中也包括我的同代人。严格来说,我觉得我们这代人的作品依然还?#38469;?#21069;几代作家作品中出现过的小说意识的?#26377;?#20294;我认为三十五岁以下的年轻作者,或者说三十岁以下的我的同代人们,有些人的小说已经不比大部分70后和60后差,个别人还要比一些前辈更好。但因为我们这代人面对的是更?#28216;?#38480;融合的世界,介入外部的途径和机会增多,我们的作品很可能要容纳更多丰富的信息才得以成立——这是我们这代人,包括我自己的写作难度,因此,我觉得要等待外界意识到这个问题,同时等我们这代人的作品真正成熟到可以被正确谈论的那一刻,起码还得再等三到五年。

7. 文学期刊、专业奖项、写作同?#23567;?#19987;家学者、?#38469;?#24066;场、大众媒体及互联网?#20154;?#21576;现的文学评价尺度,有?#30007;?#20250;影响到你的写作?你的“理想读者”是谁?

王苏辛:作为五年的出版从业者,深知一切评价体?#24403;?#21518;往往有不同的资本运作。但资本参与到文学环境中未必就一定是坏事,一些不同年龄的文学新人?#36763;?#21457;表和出版机会,文学市场优胜劣汰也刺激一些作家检查自己的写作问题,?#20013;?#36827;步。去年我看到唐诺先生点?#35272;?#24819;国文学奖终评作品的那篇文章,给我很多启发——每个作家的优点未必?#23478;?#26679;,但缺点很多时候?#38469;?#20998;相似。还有《中华文学选刊》上乔纳森先生关于2018年小说阅读的回顾,对几本小说的评价,我觉得也十分准确。这些优秀作家、书评人和媒体人的介入,是在提示有抱负的作家,如何正?#25151;创?#33258;己的问题,起码在内心深处保持一点谦卑并不是坏事。至于“理想读者?#20445;?#25105;想暂时可能是福楼拜或者说福楼拜这样的人吧,?#19968;?#24819;如果有一天我有勇气把小?#30340;?#32473;这样的人看,他是会嗤之以鼻还是会微微点头,又或其他什么?#21050;?#32780;在此之前,我起码把小说写得有资格给这样的人看才好。

8. 是否认同历史?#23567;?#29616;实感的匮乏与经验的同质化是当代青年作家普遍面临的问题?你认为自己拥有独特的个人经验吗?

王苏辛:我不认同。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得听一下什么是历史感,什?#20174;?#26159;现实感,以及经验的定义是什么。我只能说,历史正在发生,从不?#27605;?#25105;们日日在生活,现实感也始终陪伴我们每一天。至于经验的同质化嘛,作家也确实不需要非要周?#38382;?#30028;才能写作,非要尝遍很多职业才能了解时代。我反而觉得生活在二十一世纪,面对的信息和经验太多了,如何辨认出自己需要的那个经验和信息才是最难的,我们缺乏的不是所谓历史和经验以及现实的泛泛了解,而是专注,及?#36816;?#19987;注之物的耕耘。我的个人经验可?#36816;?#23436;全不独特,和?#33402;?#20195;城?#23567;?#22478;镇独生子女一模一样。但我相信我对?#33402;?#28857;经验的理解跟很多人不一样,而且我已经把这种不一样尝试写了一点出来。

9. 文学之外的其他艺术?#38382;劍?#22914;音乐、绘画、戏剧、影视等,对你的写作有何影响?

王苏辛:绘画是我很熟悉的艺术?#38382;劍?#33267;今也很有感情。有几年,我一直试?#23478;?#29702;解绘画的方式理解写作,发现我对写作的理解更透彻了。我也认为艺术史?#26087;?#23601;是非虚构小说,它介绍的是艺术家如何在创作中获得对生活的深刻理解,并把这种理解纳入自己的世俗生活中。

10. 科幻、奇幻、推理等类型文学,非虚构写作以及互联网时代种?#20013;?#30340;写作实践,是否正移动着文学的边界?在你看来,未来的文学经典可能会呈现怎样的面貌?

王苏辛:在我心中,写作方式远没有写作内容重要,移动文学边界的是一切意识超前的创作者和他们的作品,而不会是某?#20013;?#20316;?#38382;健?#20294;我承认科幻、奇幻、推理等类型文学正在参与到与严肃文学的竞争中,并?#20197;?#26576;些时刻,其意识的超前甚至有所超越。未来的文学经典,我觉得应该是意识之间的碰撞,是直接越过曲曲折折的故事推演,直达意识交锋,是核心问题的较量,是能和天文学、哲学等在意识上一起竞争的作品——因为我对未来人类的期待是,他们的思维速度应该比我们现在的人快四十倍,一个脑筋能快四十倍的人,怎么能再去看一本慢吞吞的文学作品,他应?#27809;?#24471;全新的颅内高?#34180;?#32780;且我能想象到,如果福楼拜生活在二十一世纪,依然可以写出一部适合二十一世纪语境的《布瓦尔与佩库歇》——其实他已经写出来了,因为他的许多书我们现在还在看。

王苏辛小说集《在平原》

王占黑,女,1991年生。复旦大学硕士,?#24535;?#19978;海。出版有小说集《空响炮》《街道江湖》。曾获2018宝珀·理想国文学奖。

1. 从?#38382;?#24320;始有?#36291;?#24847;识地写作?与那时相比,你对文学的理解是否发生了变化?

王占黑:中学?不知道文学,只是不知疲倦地表达(好像是不?#36291;醯目?#31471;)。其实现在也仍然不知道文学是什么,甚至?#36816;?#30340;印象越来越模糊,也站得更远了,?#20849;?#35273;得这种从热眼到冷眼的转变意味着不好。

2. 有?#30007;?#20316;家对你的写作产生过深刻影响?请列举三位,具体说明原因。

王占黑:常被问到最?#19981;賭男?#20316;者,?#30007;?#20316;品,什么音乐,什么电影,其实真的很难答上来。我几乎没有那种?#19981;?#35841;就要把谁读完的冲动和占有欲,也很少因为特别?#19981;?#20160;么而反复品味,有些咀嚼会产生破坏或祛?#21462;?#24403;我说?#19981;?#20160;么,只能说至今?#32422;?#24471;接触它时的画面和情?#24120;?#31181;种为之震颤、为之放光、为之羞愧的感受,很久都忘不掉。比如有个失眠的夏天我一直在读废名(书里蝉?#36763;耍?#23567;区里的也在叫)。比如有个冬天沿着《中国小说史略》读?#21015;?#23567;说,对《海上花?#20889;?#30340;每个用字都充满欢呼。比如因为?#19981;丁?#21628;?#24049;?#20256;》和《后花园》而仔细读萧红。

3. 你学习的专业或从事的职业是什么,它能够给写作提供滋养吗?是否希望成为职业作家?

王占黑:其实不能滋养,我是个单线操作动物,什么跨界啊斜杠青年啊,并不适合我。工作这两年来,说实话,我不是个勤勉的作者。高中老师一是占据时间,二是无论本地教育还是国际教育,最终都无法避免量化?#24049;耍?#25945;学中也总存在着得分导向的因素,这常常使作品的阅读和思考被限制和捆绑。有时?#19968;?#23475;怕,久了,会不会自己也被那些东西无形地清洗着。希望能?#26434;?#32844;业,然后拿出一部分固定的时间来写作。

4. 当下的文学生产和传播机制是否为你提供了足够大?#30446;占?#19982;足够多的途径?你的作品主要通过?#30007;?#28192;道发表?

王占黑:我虽然是正儿八经的中文系学徒,走的却是歪打正着的野路子。最开?#38469;?#32593;络(豆瓣),随后才是杂志发表(电子和纸质刊物),慢慢接触到文学奖项和商业出版。其实我现在还是?#19981;?#24708;咪咪先贴在豆瓣主页上,有一种很开心的“完结撒花?#22791;小?/p>

5. 怎样?#21019;?#20174;“五四”发展至当下的中国现当代文学传统?#31185;?#20013;的经典作品在你的日常阅读中占有怎样的比重,是否构成写作的参照系?

王占黑:“五四”是个跨时空的力?#30475;?#22312;,不管其中有没有因为跨时空而被神化或扭曲的部分。读书时由于专业相关,我读?#33487;?#20010;脉络下很多经典作品,它有时作为支撑,有时使我偏执。那种想要拼命从家国时代的灰土中抬起头来的力量,粗糙真挚,充满了勇气,站起来是勇敢,回头反省也是。出于职业,现在还得常?#20102;?#35859;经典,每温习一遍,仍会?#24187;?#39076;动。

6. 你关注同代人的写作吗?是否可以从中发现不同于前几代作家的群体性特征或倾向?

王占黑:不太关注。主要是精力不够,无法顾及。

7. 文学期刊、专业奖项、写作同?#23567;?#19987;家学者、?#38469;?#24066;场、大众媒体及互联网?#20154;?#21576;现的文学评价尺度,有?#30007;?#20250;影响到你的写作?你的“理想读者”是谁?

王占黑:相信自己的判断和多年的朋?#36873;!?#29702;想读者”是对名字和作品都毫无概念的陌生人,如果走错了一条路发现也能走通,买错了电影票但看完也觉?#27809;?#34892;,倒是不错。

8. 是否认同历史?#23567;?#29616;实感的匮乏与经验的同质化是当代青年作家普遍面临的问题?你认为自己拥有独特的个人经验吗?

王占黑:不认同。作者的多样性在于每个写作个体?#26087;?#30340;不同。对现实和历史的感知只是一部分人所?#35272;?#30340;经验,很多人,尤其?#24378;?#20114;联网长大的一代,完全可以摆脱这部分。何况现实生活?#26087;?#26159;多样的,在这个魔幻的当下。

9. 文学之外的其他艺术?#38382;劍?#22914;音乐、绘画、戏剧、影视等,对你的写作有何影响?

王占黑:书影音对我的哺育很大,影音有时甚至超过了书。

10. 科幻、奇幻、推理等类型文学,非虚构写作以及互联网时代种?#20013;?#30340;写作实践,是否正移动着文学的边界?在你看来,未来的文学经典可能会呈现怎样的面貌?

王占黑:文学的边界本就是模糊的,甚至于没有边界。类型文学、非虚构?#38469;?#23454;践的方式,未来或许载体、?#38382;健?#20256;播途径、写作方?#22870;旧懟?#38405;读方?#22870;旧?#31181;种都会发生变化。科技会影响这些,人的?#29616;?#20063;会改变。

王占黑小说集《街道江湖》

周恺,男,1990年生,四川乐山人。现为巴金文学院签约作家。出版有长篇小说?#30701;Α罰?#20316;品见《天南》《山花》等刊。曾获香港新纪元全球华文青年文学奖。

1. 从?#38382;?#24320;始有?#36291;?#24847;识地写作?与那时相比,你对文学的理解是否发生了变化?

周恺:我是二十一岁开始写小说的,但要说有?#36291;?#24847;识地写作,我觉得我十五六岁的时候就?#36763;耍?#37027;时候写诗,不?#24378;?#22530;要求的,也不是写到情书里的,?#30475;?#26159;作为一种抒发情感的渠道,我记得刚进高中的那个秋天,我们一群人去买汽水,我掏钱的时候,不小心把一张写了诗的纸掉到了地上,一个同学捡起来,想打开看,我拼了命地抢了回来。那时候的写作,?#24615;?#30340;只有情感,爱情、亲情、友情等等,是从自我出发,最后也只?#25191;?#33258;我,现在还力图?#24615;?#19968;些别的东西,从自我出发,最后?#25191;?#20182;者。

2. 有?#30007;?#20316;家对你的写作产生过深刻影响?请列举三位,具体说明原因。

周恺:塞林格、李劼人、略萨。

塞林格的?#22581;?#30000;里的守望者》应该算是我的小说启蒙教?#27169;?#21487;是已经完全记不?#20204;?#33410;了,印象里只有“准确地哭泣”这几个字,也不晓得这到底是小说里的原话,还是我当时的感受。

李劼人对我的影响,一是语言层面,二是精神层面。和他同时代的四川作家,还有好几位也会在作品中,或多或少地用到方言,但我个人觉得,其他几位作家都像是为了用方言而用方言,而李劼人的作品,不单单体现?#33487;?#31181;语言的美感,还让这种语言成为必须。他是成都人,他人生中很重要的一?#28201;?#21382;是在乐山,这就让我感觉自己跟他产生?#22235;?#31181;切实的关联,比方,我常常会觉得,我看到的山水,他?#37096;?#21040;过,我走过的路,他也走过。在他的?#31471;?#27700;微澜》和《暴风雨前》的影响下,我写出了第一个?#21776;?#23567;说,后来写第一部长篇小说时,干脆把时间背景设置到了晚清,跟他《大波》的背景一样,有点较劲的意思,当然,我想表达的东西和他还是有区别的,这是我们的视限使然。

略萨对我的影响是结?#20849;?#38754;或者叙事层面,这个就不必多说了。

3. 你学习的专业或从事的职业是什么,它能够给写作提供滋养吗?是否希望成为职业作家?

周恺:大学专业是播音与主?#37073;?#27605;业以后在地方电台做了五年的播音员,那期间,一直是边工作边写作。客观上,工作有没有给写作提供滋养,我不太清楚,但我主观上不会这么去衡量,别人给我一份工资,并不是让我去体验生活的。我自认为那几年还算称职。2017年,我明显感觉在工作上力不?#26377;模苹?#35201;写的东西很难再用零碎时间去完成,于是就辞职了,一直到现在,我?#38469;?#19987;职在写作。我不知道?#33402;?#26679;算不算职业作家,我理解的职业作家应该能?#26377;?#20316;上获得稳定的收入,我并没有。

4. 当下的文学生产和传播机制是否为你提供了足够大?#30446;占?#19982;足够多的途径?你的作品主要通过?#30007;?#28192;道发表?

周恺:到?#19968;?#31572;这个问题为止,我一本书都还没有出过,所以,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期刊作者,我的小说主要是通过期刊发表,最初几年,?#38469;?#22312;《天南》上发,后来《天南》停刊,我才开始投稿给别的一些杂志。总体来说,渠道还是很多的,传统的文学期刊可能有上百家吧,现在还有很多新媒体以及针对新人的文学奖,一个人如果有天?#24120;?#21448;愿意公开发表作品,不太可能被埋没,只是时间的问题。

5. 怎样?#21019;?#20174;“五四”发展至当下的中国现当代文学传统?#31185;?#20013;的经典作品在你的日常阅读中占有怎样的比重,是否构成写作的参照系?

周恺:我没念过文学史,所以不知道现当代文学传统指的是什么,只能就个人的阅读经验粗浅地谈,今天提到的“五四?#20445;?#25105;感觉是两个概念,一个是作为偶然?#24405;?#30340;“五四?#20445;?#21478;一个则是作为思想启蒙符号的“五四?#20445;?#22312;文学层面,用的应该是后一个意思,也就是说,这个“开端”实际上是虚的,它还包括了前期的蓄力,这个蓄力的过程又极为漫长,它不是取代式的,而是渗透式的。所谓的“现当代文学传统?#26412;?#24456;可疑。我只能把第二个问题的“其中的经典作品”理解成“二十世纪的经典华语作品?#20445;?#25105;经常读李劼人、沈从文、徐訏的小说以及朱湘的诗,我时常会拿李劼人来做参照。

6. 你关注同代人的写作吗?是否可以从中发现不同于前几代作家的群体性特征或倾向?

周恺:关注,我?#19981;?#26446;万峰、马骥文、砂丁这些人的诗,但是小说相对读得比较少,主要是担心受影响。后面一个问题我没有思考过。

7. 文学期刊、专业奖项、写作同?#23567;?#19987;家学者、?#38469;?#24066;场、大众媒体及互联网?#20154;?#21576;现的文学评价尺度,有?#30007;?#20250;影响到你的写作?你的“理想读者”是谁?

周恺:几乎都没有影响,或者说几乎都有影响,但我没意识到。我的“理想读者”是只会夸我,不会批评我的人。

8. 是否认同历史?#23567;?#29616;实感的匮乏与经验的同质化是当代青年作家普遍面临的问题?你认为自己拥有独特的个人经验吗?

周恺:且不说历史?#23567;?#29616;实感与经验是否是文学作品的必需,即便这个前提成立,这也不只是当代青年作家面临的问题,而是所有?#25512;?#24180;代的作家面临的问题。说这番话的,大抵是些上一代的作家,他们将当下浅薄化,一是为了拔高自?#28023;?#20108;是为了掩饰创造力的衰退。很可笑的是,还有一些人一边说着这样的话,一边试图“亲自”来为时代把脉,最后写出一部又一部极差的作品。

我不是一个?#30475;?#20381;靠个人经验写作的人,所以个人经验是否独特,对我而言并不重要。

9. 文学之外的其他艺术?#38382;劍?#22914;音乐、绘画、戏剧、影视等,对你的写作有何影响?

周恺:影响谈不上,大多?#38469;?#20316;为材料的一种,作用于我的写作,比如,在写到某个特定时代的时候,会去找当时的音乐来听,这可以帮助我更快地?#20004;?#21040;当时的境况中。

10. 科幻、奇幻、推理等类型文学,非虚构写作以及互联网时代种?#20013;?#30340;写作实践,是否正移动着文学的边界?在你看来,未来的文学经典可能会呈现怎样的面貌?

周恺:类型文学和非虚构写作我不太清楚,就互联网而言,我觉得是有可能移动文学边界的,我说的并不是南派三叔或者唐家三少那样的作品,那些其实还是传统的通俗文学,它?#24378;?#20197;?#20197;?#32593;上,?#37096;?#20197;印成书。我想的是,有没有可能产生这样的作品,它只能在网上呈现,它只能是电子的。这不是天方夜谭,几年前,曹志涟办过的?#21543;?#26623;子的世界?#26412;?#20570;过这样的尝试,我相信现在仍有很多作家在做这样的尝试。我期望的未来的文学经典就是这样,它能够真正地运用电子?#38469;酰?#24102;给人完全不同的阅读体验。

周恺长篇小说?#30701;Α?/p>

荒野行动plus图片
51pk10计划app下载 北京pk10违法吗 足球比分现场直播 快三压大小单双技巧 押龙虎破解公式打法 时时彩五星独胆买法 龙虎合怎么看规律 11选5压大小单双技巧 全天时时彩最准计划 蝌蚪网论坛 时时彩怎么才能稳赚 谁有恒大彩票的网站 mg4377登录地址 585棋牌下载 拉菲时时彩平台 3d复式直选8价格表